海南记忆 详情

故乡情结

2017-11-27 13:21 来源:龙羊网 编辑:cms演示

  去年的岁末,我正在千里之外的扬州学习。离家整整两个月了,对家的思念与日俱增,正是南方最冷的时节,看着刺骨的寒冷中瑟索的自己,不由的想起家乡的暖来。

  家乡的深冬也寒冷,但寒气似乎只侵袭表皮,穿厚一些,身上就不冷了;搓一搓,手脸就不凉了;跺一跺,脚就不冻了。而江南的冷似乎穿透了脊背,直袭五脏六腑,那是一种骨头里的寒冷,驱之无法。我不理解他们为何还要将窗户做成落地式的,楼道弄成敞开的,任寒气肆虐。也许他们都已经习惯了罢。对我们北方人,这是一种折磨。于是,日日盼着回家的日子,三天,两天,一天,终于乘上了回家的列车,便急不可耐的趴在窗户旁边观看景色,担心火车“哐当”一下子就闯入家乡,让我猝不及防。还是提前有个心理准备的好,让景色在我脑海里如同图画书一样一页页翻过,留下或淡或浓的印象。

  越接近故乡,景色越发荒凉,绿意逐渐消退,一种阔大的苍茫挟天裹地,给所有的生物都染上了灰色,显得娴静而端庄。当我到达省城西宁时,已经激动的血脉贲张,如同海外游子寻根追族回到祖籍一样。原先说好在省城吃完中午再回家,但这时个个都归心似箭,立即乘上了回家的车。

  心儿随着车轮飞转,我的脑海中倏忽出现了青海湖的景象,澄澈的湖水,飞翔的野鸥,湛蓝的天空,棉花似的白云;枯黄的倒淌河草原,歌声低沉的布哈河,高耸入云的橡皮山,山坡星星点点的羊群;

  我似乎还能听到卓玛姑娘悠扬粗犷的歌声,能看到一只牛犊与一辆汽车在赛跑,能闻到帐篷里酥油糌粑浓烈的醇香,能嗅到湖水边裸鲤的鱼腥味儿。太熟悉了,真是太熟悉了。我睁开了微闭的双眼,一切景物瞬息消失了。我感到,我就是高原上一朵白云,就是草地上一只绵羊,就是湖水里一条鱼儿,就是土壤里一粒青稞种子。我已经不能离开生我养我的家乡了,离开它,我将成为瘦西湖里无根的浮萍。

  车辆继续前行,穿过拉脊山隧洞,我突然抑制不住的喊出声来:快看,蓝天!这是压抑了两个多月的情感宣泄,是冲破了烟云和雾霾之后的重见天日,是游子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后的释然。

  是蓝天,我最最想要仰望的苍穹,给了我如此大的震撼。不是春天多情的蓝天,也不是夏季狂放的蓝天,是冬日里的蓝天,那种纯粹的、不带一点杂质的蓝天,那种邈远的、又仿佛就在眼前的蓝天。它不再留恋大地,不再亲近山川,不再抚慰草木,它离地球很远很远,有了三个季节的耳鬓厮磨,它终于懂得了功成身退。它于九万里的星空俯瞰,看万事万物也仰望着它,休养生息。

  故乡给予我的,不仅仅是贫困的童年与枯燥的青年,它给予我的还有沉稳丰富的中年,当我在他乡懂得了反思,懂得了对照,我也就重新审视了故乡。“月是故乡明”,无论在何时何地,故乡,都是心中最美的挂念。(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