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文学 详情

廿地草滩上的一株金达莱

2018-06-12 09:20 来源:海南报 作者:王玉肖 编辑:索南扎西

  2015年10月底,我因“精准扶贫”工作,到廿地乡切扎村担任“第一书记”。那是一个雨后的下午,我第一次来到了切扎村的村委会办公点。廿地乡的扶贫专干、廿地廿地乡切扎村包村领导和我一起到一起到达时,村委会已聚集了许多牧多牧民群众,说是村委会,也就几间房子间房子坐落在一片草滩上。来村委会的牧民群众已三五成群地坐在党员活动室门前的草滩上了,当我们几位后来者从他们身边经过时,不管老少都站起来,说了声“书记好”,不时听见他们说“哦,来了一位加毛书记。”…..初次的见面,牧民群众给我留下了朴实的记忆,藏族阿妈笑成菊花似的皱纹是如此的亲切,从她们的脸上我看到母亲的影子;一位退休老支书开玩笑地对我说:“加毛书记,你藏话不会说没关系,你说:给我们发钱,我们都能听懂;你说:让我们交钱,我们谁也听不懂”。听着他说的话,我和牧民群众们笑成了一片,就在这样的朗朗笑声中,结束了我的第一次村民大会。廿地乡政府的门卫阿布叫尖措,第一次走进他的宿舍兼值班室,我被“惊艳”了,我看到了一株开的很艳丽的金达莱花,粉紫色的花朵开满了枝头,在这秋天的牧区,一个老阿布的房间能看到这么一盆鲜艳的花,我为之惊讶!阿布说,他不知道这花叫什么名字,是前几年西宁市法院的一个驻乡干部送给他的。这个花一年四季都开花,底部的花谢了,新的花苞一朵接一朵地开,一年四季枝头都挂满了花。是啊,人和植物和植物都一样,适合自己的,才是对的。金达莱花五片花瓣很小,放在众多的放在众多的盆景里,它很卑微,它没有君子兰“高贵”,也没有兰花的“俊雅”;但只有它才能在草滩的深处会开得如此艳丽。那一刻,我被这草原深处得一株花感动的流泪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给闺蜜迫不及待地发了那盆金达莱花的图片,以及我的种种感受、感动和憧憬。闺蜜说:“你就好好体会你的两年驻村生活吧,最后她还说:愿你也成为草原上的金达莱花。我回复她说,我已过了做花的年龄,就让我成为草原上的一株芨芨草吧”。在廿地乡政府电脑上打材料,吃中午饭时,阿布尖措给我打来了一碗米饭,米饭上面夹好了两样炒菜,我为阿布的真诚所感动,阿布说;“你来廿地下乡,你就像是我的家人,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啊?”我没明白阿布尖措这话的意思,后来在闲聊时他说,他七八岁时就父母双亡,一直在流浪,流浪打短工来到上塔迈村,我公公收留了他几年…..。这一刻,我明白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就是这个道理吧!我公公已过世多年,我没有见过他的面,听婆婆说,他是生产队里的积极分子和全村的带头人,六十年代作为农业学大寨的代表去过大庆,七十年代作为农民代表参观过北京天安门。他老人家怎么也想不到,他年轻时的一个善举,几十年后他未曾谋面的儿媳妇却享受到了如此真切的回馈。我驻村的办公室在切扎村党员活动室里,这个党员活动室2016年初开始使用,党员活动室后面是两排教室,我的宿舍在后一排教室西头。连续几天入户调查,回到宿舍已是满天繁星,秋天的草原夜空有别样的空旷与静怡。守门的阿布帮我开了灯,看我生好了炉子,叮咛我划好门窗等事后回他的前排宿舍睡了。我是一个喜欢夜晚的人,特别是有月亮的夜晚,我的思绪会飞过千山万水,驰骋到我心中向往的任何地方。躺在床上,捧着书,享受这宁静的夜晚,感觉是那么的惬意,白天的所有累和不如意一扫而空。我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什么也不想,这一刻我是自由的人,舍弃了所有的羁绊。…..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念经文的声音,是好多人的声音,低沉而洪亮,我感觉我起床拉亮了灯,坐起来了,但是什么也没看见,后来在一片念经声中我沉沉睡去。第二天醒来,我睡在床上,也没有拉亮灯,我明白只是做了一个梦。但是在宿舍隔壁房间里看见有几尊金身佛像,门卫阿布说,这是以前学校经堂里的佛像,学校搬走时,佛像还没来及搬走。看来,昨夜这些金身的佛祖和肉身的阿布护佑了我一夜啊。党员活动室的后面是一大片草滩,深秋的草滩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金光,有些耀眼。空旷的草滩上没有一点声音,看见远处有一个黑点,用了二十分钟走近,才看清是一头牛,那一刻,我心里有些恍惚,这天地间,就只有我和这头牛了吗?我和牛来了一个亲密合影,发到朋友圈,朋友们都回复爆了,他们都说,你过得好惬意、好诗意啊!我知道,再过半个小时,我又要按时出发入户调查了。朋友们,你们就在我的朋友圈里羡慕去吧!两年的驻村生活已结束,我已接任了新的工作,但那株艳丽的金达莱花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里,那些或美好或感动的记忆会永远留在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