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文学 详情

读书即归乡(组章)

2018-10-15 17:34 来源:本报讯 编辑:陶亚荣

吴海霞

我常在思乡的夜里,渴望以梦为马,再回一次生我养我的故乡。藏着童年的那座山,如今已经有了疤痕;乡音才落满山野,白雪却已飞入鬓角额前。寻常生活,四处行走。如今,当我将诗书翻开,才深深明白:原来,读书即归乡。

春夜,以一盏橘灯的光亮,温暖微冷的寒夜。

窗前屋外,汽笛声渐行渐远。独自一人,坐等月华初上,或聆听雨声寥寥,总会有一两处别样的风景,拨动心弦。

行走在世间的人们,两脚风尘。那些昔日俊俏的少年,一路风雨,如今也已顶风带雪,鬓角霜重。

形色匆忙的人们,让我们静下心来,数一数自己足下的脚步吧。尽管世事变迁,曾经的过往早已散落在天涯— ,不可追。但不谙世事的心里,时常会想起“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这样温暖心灵的诗句。

诗句中的那些“村”和“烟”,都源自陶渊明的江湖。那是一份素净深远里,开出一朵悠然自得的野菊花。那如同水墨画一般的几亩薄田,几处栅栏,还有那座飘散着炊烟的老屋,分明离南山很近,离世人却很远。

遥远的征途,是行者将去的边疆。古老的荣光,是行者光辉的一生。

很久以前,王维出使边塞。那是一个春天,他向西而行。当他行走在边陲大漠,看到前所未见的景象:烽烟在大漠上升起,落日低垂于河面,那些景象无比壮阔,无比雄奇。于是他在诗中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又过了很久,曹雪芹在《红楼梦》第四十一回以香菱的口吻写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无理‘圆’字似太俗。要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

谁曾想,那大漠的孤烟和长河的落日,竟会在时间的长河里浮浮沉沉这么多年。到如今,那孤烟,那落日,穿越千年,在很久以后的又一个春天,以行者的姿态,抵达在我们面前。

只是因为想念一个人,便借一潭秋水,用整整一个秋天为他书写情书。这份想念,原本就是一潭秋水。在旷野深处,青草繁茂,野花遍地,绿树蓝天,交映成趣。就连朵朵白云,也悠哉,美哉。

然而,更加深沉的想念,却是东坡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原本相爱的两个原本相爱的两个人,如今一生一死,隔绝十年,音讯渺茫。明明不想让自己再去思念,但是,这份感情却始终难以忘怀。

也许,只有失去过的人,才会深深懂得拥有时的幸福和美意。也许,失去之后,一再希望自己忘记,只是为了让自己记得更加深刻。也许,在东坡的爱情里,原本就没有失去一说。

日子,删繁就简。有时,纯粹到在一首诗里,听风等雨。

有时,也会忽然惧怕,怕听流水淙淙,怕听马声沓沓,怕遥不可及的远,怕触手可及的近。

只愿,那诗中的一川山水做我永远的故乡。曾经,挥手离去,如今,拭泪而归。只愿,路途茫茫,终回返。归期遥遥,确有期。只愿,故事说得再久,离人走得再远,主角依然是你,一株山花香满春夜,香满梦里梦外。

有时,早起时雨落屋檐,晚归又遇斜阳满怀,感觉这一天,就是一生。

有时,趁着春光明媚,走在林间。一路上,清风拂面,踏歌而行。那歌声,随风而去,一路飞得很远,很远。飞到秋天,化为秋叶染红山岗。飞到冬天,落成雪,只等梅花赶来赴约。

有时,手捧诗书,一字一句,一行一页,读着读着,就走进了书里。

迎面半山风雨,归程半水笔墨。一路的风景才看遍,又有喜忧跌落心间。

你将去的远方,我替你走过;你想留下的往事,我为你收留;你心底的那抹忧伤和许多的依依不舍,是我的一声叹息和两行清泪。你想要一生一世爱着的人,我也替你深深爱着。

书中的春天,,总是早早到了江南。而江南而江南的春天的春天,,总是暖了桃花,暖了江水,暖了摇晃的烟柳。

即使春天已过,花朵依然香在诗书里。一朵一朵,被风的手指轻轻抚过,被薄薄的月光滋养,经年不败。

那烁于枝头,留下香气的,是一瓣思量,一瓣柔情,一瓣旧念,一瓣新愁。

苏轼在《题惠崇春江晚景》中写道: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本是一首题画诗,源自北宋名僧惠崇的《春江晓景。》。惠崇和苏轼不是一个时惠崇和苏轼不是一个时代的人,苏轼是只见其画,未见其人,但两句诗就将春到江南,天气转暖,桃花竞相绽放,鸭子在江水中嬉戏的美好景象展现在世人眼前。寥寥几句,便将江南的春意盎然,表现得淋漓尽致。

同样是写春天,白居易在《钱塘湖春行》里这样描绘春天: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这样的诗句,不论身在何处,只要诵读出来,就会让人心生无限向往。更何况,在物欲横流的当下,乱花迷惑的不仅仅是人眼,还有人心;被浅草淹没的除了马蹄,还有茫茫人海。若是有人行走在水云间,想要找到云淡风轻的桃花源,唯有在这样的诗句里,才能寻到。

或者,是明明很喜欢,却偏偏用了发愁的字样。

或者,只想做一个温暖的人,过着朴素的生活。对花草微笑,对山水微笑。

林稹曾在《冷泉亭》中这样写道:一泓清可沁诗脾,冷暖年来只自知。流向西湖载歌舞,回头不似在山时。难得在那山谷涧有一泓清澄的泉水,沁人心脾,引起无尽的诗思;难得泉水潺潺,流呀,流呀,流入西湖,浮载着歌舞画舫。然而,最难得是却是年复一年,泉水的冷暖,除了山泉再无人理解知晓。

苦乐在心,是人生常态。冷暖自知,是做人本分。

泉水在山涧,自得其乐。出了山涧,便蜿蜒曲折,悠悠流入西湖。此情此景,多像做人的处世与入世。杜甫曾有诗云: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其意思也是揭示做人的处世准则,劝勉人们要慎始慎终、洁身自好。山泉水若是与西湖水同流合污,便失去了本来清澄的面目;同样,人一旦失足,也无法保持原来的令誉美名了。

很多事,慢慢暖,渐渐冷。犹如天气,等你察觉时,早已是新的一季。

屈原在《楚辞》里问:何所冬暖?何所夏寒?李清照在《声声慢》里这样回答: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前者诧异羲和还没御日出行,若木之花却已熠熠闪着光彩。后者在寒风急雨的凄凄惨惨戚戚花未央,人却已离散。三杯两杯淡酒,怎么能抵得住寒风急袭?梧桐叶上细雨淋漓,到黄昏时分,还是点点滴滴。一个人冷冷清清,如何熬到天黑,又如何捱到天亮。

若问何所冬暖?何所夏寒?唯有念念不忘的旧日相识,唯有恰到好处的彼此相思,唯有用一个愁字了结的轻轻叹息。

也许,最美的时光,不是惊鸿一现,也不是虹在天边。而是,你还没有开口提及,聆听的人已经读懂了你的心思。或是,被你翻阅过的每一本书,每一行字,都能让你心生向往,盼望再次驻足停留。

那里有四季交错,也有阴晴圆缺,那里有世事苍凉,更有人情冷暖。你随意停留在某一处,那里便是你温暖的故乡。

一粒清脆的鸟鸣,占据了天空的一半。另一半的天空,是淡淡的风,淡淡的云,淡淡的游走,一直走到天尽头。

一座山,连接天与地。一溪水,在山涧潺潺。

远望,不见山的深处。近看,不见水的远近。只见,几处笔墨,寥寥淡淡。几处留白,意味深长。

晴天和雨天之间,隔着一片云。

我和你之间,隔着一朵花。这朵含香的花,让我们在春天的路上彼此相认。

你是浅浅的白,我是淡淡的红。相视一笑,春光,遍地。

所有的日子,一开始都是繁花的枝枝节节,四处张扬。只留岁月更迭在人间冷暖的苍凉和雪落故园的苍茫之间。

光阴无涯,归期无期。

故乡的月,圆在思乡人的梦里。四处行走的人,枕着月亮酣眠,盖着月光入睡。

风过山岗,倦鸟归返林间。云朵低垂,星星停靠水岸。望乡的人,借杜牧笔下《清明》的一滴雨水,回到故乡。

杜牧在诗中这样写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杜牧行走在江南,春意料峭。恰巧遇到清明时节的细雨,纷纷飘洒。再看行走在路上的羁旅行人,一个个都是落魄断魂。杜牧希望可以借酒消愁,于是借问当地人何处可以买到酒来喝,牧童笑而不答,遥遥指着杏花山村。

这是一幅情深意长的画卷。浓的是怀念故人的柔情,淡的是细雨飘飞的素美;淡的是杏花山村的酒香,浓的是思念溢于心间的惆怅。

清明的雨,还未干透。中秋的月夜,已经开始仰望。

行走异乡的人,请你跟我来。让我们一起去古老的村庄,去看天空一点点漏下黄昏。让我们用一壶从前的月光下酒,永夜独酌。

月亮照亮月亮,流水经过流水。今夜的月亮,已经瘦成一把可以收割乡愁的镰刀,瘦成一个可以钩起过往的金钩。

今夜,夜深人静,只留一弯皓月当空。低声吟着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月光明亮,洒在床前的窗户纸上,好像地上泛起了一层霜。思乡的人禁不住抬起头来,看那天窗外空中的一轮明月,不由得低头沉思,想起远方的家乡。

也许,月亮先让黑夜有了皎洁的心,又让盼归的人,活在朝阳之上。也许,这就是幸福之所在,怀抱梦想,追赶朝阳,永远走在回家的路上。

最长久的浪漫是慎读岁月,最遥远的行走是回到故乡。

今夜,灯光撑满了书房,为远行的人亮起一盏故乡的灯,然后重读化茧成蝶、凤凰涅槃的故事。

今夜,鸟鸣回到天空,春花回到大地,远方回到路尽头。今夜,四处游走的人借一首古老的诗词,重返故乡。

也许,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寄寓风雨于他乡,而念与梦里,唯有故乡。愿从此,心中明月常升,眼前春花常开,身边书香常在。让我那无处安放的身心,可以时时回到魂牵梦萦的故乡。

作者简介:

吴海霞,女,藏族。作品在《青海日报《》《青海湖青海湖》《》《西藏旅西藏旅游》《《海东时报海东时报》《》《西海都市报西海都市报》》《青海青年报》《海南文学海南文学》《》白唇鹿《》贵德》《》平安》《》《海南报海南报》》等报刊发表。现为青海省作协会员,海南州作协会员,在海南州教育系统供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