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看海南 详情

高原小城铺开绿色新画卷——兴海县2018年国土绿化工作见闻

2018-10-29 10:39 来源:青海日报 编辑:索南扎西

 生态观察

  草树云山如锦绣,莽原夹道显秋色。绿色,对于兴海这座高原小城来说,一直是一抹充满向往而又为之奋斗的色彩。

  

  提起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28公里”是一个当地人人皆知的地方。从共和县出发,到了这儿,也就意味着离兴海县城不远了。而今年,来往的人们惊喜地发现,这条路,已然成为了通往小城的绿色廊道。

  “今年,我县以公路高标准景观林带建设为重点,在‘28公里’县城入口处、兴唐公路、河卡主干道实施绿化美化工程。特别是在这28公里进出口打造出‘层次分明、错落有致、三季有花、四季常青’的生态廊道景观。”站在路边,兴海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资源办主任沈延祥看着眼前一排排充满绿意的小树苗,眼睛里都写满了喜悦。

  作为兴海县2018年国土绿化建设工程之一,县城北出入口国土绿化造林点是该县今年重点打造的绿化区域,也是重点打造的高规格、景观式绿色通道。工程总投资422万,建设总面积为86.67公顷。绿色通道西侧宽70米,东侧宽60米,两侧共长12.6公里,共栽植各类苗木115万余株。

  “以前这条路两边可都是荒草滩,一直到进了县城,才能看到绿色。”沈延祥的印象中,在这海拔3200多米的地方,种树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可即便自然条件如此,但今年这条“绿色廊道”上树木的成活率达到了92%以上。

  这个数字来之不易。说起其中奥秘,沈延祥掰着手指讲了起来。

  “首先,水利部门提供了保障;其次,选择了高质量的苗木,另外,后期管护很到位。”沈延祥告诉记者,今年他们选择的苗木,都是从海拔超过2900米以上的地方采购。为了保证不流失水分,尽可能地减少留存时间。在后期管护方面,也一改往日“七分栽、三分管”的理念,按照“三分栽、七分管”的原则,以每人负责6.67公顷的标准,安排护林员进行看护,同时,有林业站的七八名专业技术人员协助。

   

  “我上学时,校园里都是光秃秃的,现在的校园太美了,简直是天壤之别。”兴海县教育局青少年活动中心主任、县团委副书记公保才让是地地道道的兴海人,在他小时候,别说学校,县城也没有几棵树。而如今兴海的校园,无疑是县上最美的地方之一。

  跟随公保才让,记者来到了兴海县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学。现在,这所学校还有一个新名字— —丁香校园。

  坐落于县城环城南路的兴海县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学是一所全日制寄宿小学。最近几年,学校在注重教学质量的同时非常重视校园绿化布局工作,全力提升校园绿化美化水平。

  “在今年全县国土绿化植树造林活动中,由县环林局提供苗木,我们共栽植1030棵丁香树,使校园面貌焕然一新。”学校德育校长项尖当周笑着说。

  顺着项尖当周的手指看过去,伴随着凉爽的秋风,一株株丁香在花园摇曳着身姿。身旁,一棵棵云杉、青杨早已成材。

  项尖当周说:“今年的国土绿化活动不仅增强了学校教职工植树造林的绿化意识,也更加坚定了教职工‘三个离不开’的思想,使学校的教职工像石榴籽紧紧地抱在一起,大家相互尊重、相互交流,用辛勤的双手为绿化校园美化校园环境贡献了一份力量。”

  可以说,“丁香校园”是今年兴海县校园绿化的一个缩影,兴海县以此为标杆,在全县各中小学开展绿化行动,共栽植各类苗木1.7余万株。

  

  一排排洋气的二层别墅依次排开,一条条平坦的道路四通八达……来到唐乃亥乡上下鹿圈、加吾沟村,看到的景象让人眼前一亮。这是位于县城环城东路的一个移民安置点。

  “我们的‘尕别墅’盖得漂亮,周边的环境更是没的说。”沈延祥说,今年移民安置点的绿化工作投资达380万元,与新区基础设施建设同步开展,主要在干道两侧、广场周边种植适宜的树种。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留得住乡愁是新时代下美丽乡村建设的新要求。今年,兴海县围绕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乡村绿化美化工程,建设生态宜居美丽乡村,在河卡镇红旗村、都台村、唐乃亥乡上下鹿圈、加吾沟村县城移民点及赛宗寺、切岗寺、白龙寺等8个寺院,共栽植各类苗木51万株,建成一批特色鲜明、环境优美的绿色生态乡村和寺院。

  同时,兴海县把发展林业特色产业与促进农牧民增收致富相结合,在大河坝流域构建绿色屏障,大幅提升大河坝流域“绿色颜值”,壮大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实施灌木造林70.67公顷、经济林38公顷,共栽植各类苗木125余万株。

  

  县城环境越来越好,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今年60多岁的扎西本生活在县城的丽景小区。道路两旁栽满了各式各样的树木,满目的绿意让人心情舒畅。

  “我以前居住的房子总见不到阳光,环境脏乱差,现在你再看看这里,多好。”扎西本一边在小区楼下散步,一边感慨道。

  如今,行驶在县城宽阔的柏油路上,一片片漂亮的绿化景观带从窗前掠过,道路旁树木郁郁葱葱,细微的改变得益于兴海县在改善人居环境过程中,始终把保护、整治、修复、美化环境作为城市环境建设的重点来抓,县城环境治理、生态修复取得了显著成效。

  据了解,为了最大限度挖掘城镇绿化空间,今年,兴海县将主要街道护栏改成绿色挡墙,专门聘请专业园林公司对县城主要街道进行高标准设计、高质量建设、高效能管理,对重点区域乔灌结合、花草搭配,实施阶梯绿化、立体美化,构建以云杉、青杨等骨干树种为主,以紫丁香、榆叶梅等花灌木为点缀的城镇道路绿化景观,实施护栏绿篱7.6公里,栽植各类苗木60余万株,绿化街道14余公里。

  “今年省级下达的国土绿化任务是2900公顷,我县以‘大生态’的理念,多渠道整合资金3248万元(其中县级投入资金967万元),主要在县城南北出入口、县城主要12条街道、2个乡镇、4个村、8个寺院、县城5所学校、大河坝流域及日干山饮用水源地等处,通过城乡联动、部门合作、社会各界组织及群众参与的形式,开展了‘组工林’‘民间协会林’‘丁香校园’等形式多样的造林活动,共计完成绿化面积3586.67公顷,共栽植苗木330万株。”兴海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局长才仁加说,预计到2020年,兴海县森林面积达到174333.33公顷,力争森林覆盖率从2017年底的13.5%提升到14.3%以上。(咸文静)

  生态故事

  老党员新“愚公”

  中国大地,愚公移山的成语故事广为流传,尽管这是一则神话传说,但愚公移山的精神,却鼓舞和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立志奋进。今天,在地处青海东大门的海东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马场垣乡下川口村的大红山下,也有这样一位年过七旬的新“愚公”——武善祥。他是民和县水利部门的一位退休老党员,看着大红山长大的下川口村人。他的目标是要在有生之年让这不毛之地的大红山上,生长出片片生态绿。

  年过七旬的武善祥出生在下川口村的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就看着河滩对面的大红山长大。196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他,因勤奋好学,1975年被清华大学水利系录取,1979年大学毕业在民和县水利战线上从事水利工程设计工作。1998年,退休后的武善祥没有清闲下来,而是把夕阳余晖的灿烂洒向大红山的生态建设。

  也许是从小对大红山的情有独钟,也许是多年水利生涯中引发的生态关注,在临近退休的最后几年,武善祥就“盯上”了大红山的生态环境治理。

  1998年正式退休后,武善祥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他的生态梦中。2005年,武善祥抓住国家实施退耕还林工程机遇,首先将大红山下撂荒的150多亩土地承包开发,种上了桃树。

  然而没有有效的水源支撑,上半年栽植的桃树苗,到了下半年全部干枯。为了确保树苗成活率,2006年,武善祥自筹27万元,利用3个月时间,在退耕还林地上游地段的大红山脚下修建了一处1.5万方蓄水量的涝池,减轻了缺水压力,如今这片撂荒土地上,已经是绿意盎然。

  当然,武善祥为大红山添绿的目标远不止这些,他还决心要在大红山僵硬的红黏土上种活一株株绿树苗。

  因为常年的雨水冲刷,大红山脚下到处是裸露的纵横沟壑。为确保绿化成活率,首先解决的难题,就是要把沟壑山梁平整成可蓄雨水的土地。可以想象,要将僵硬的红土沟壑整理成平整的可蓄水土地,单凭人力肯定不行。

  武善祥也认识到这一难度。从2002年开始,他索性自己花钱雇了一台挖掘机和推土机进行机械平整。因为红土土质的过分僵硬,即便是机械作业,平整进度也十分缓慢,10多年的时间里仅平整出了两公顷多土地。

  为了实现植绿大红山的梦想,武善祥在没有项目资金的扶持下,拿出自己全部的退休收入垫付于大红山的绿化改造中。甚至前两年修建高铁占用自家大棚的15万元补偿款也毫不保留地垫付到他的大红山“事业”中。

  保护生态是青海最大的责任。像武善祥一样拿出自己毕生的积蓄和精力致力于青海生态建设的人实在不易,他的这种精神着实令人心生敬意。(罗珺 石延寿)

  一线故事   

  梅陇村的生态路

  对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县新源镇梅陇村的村民来说,合作社是个再熟悉不过的名词了。从2008年成立梅陇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到如今,不仅全村70户村民全部入股,牧民人均分红达到2万元。提起发展合作社的缘由,离不开“生态”二字。

  布哈河东岸的梅陇村是个纯牧业村,距县城20公里,全村可利用草场面积7533.33公顷。

  “长期以来,粗放式畜牧业发展使草场环境恶化,牲畜品质下降,牧民收入也随之减少,贫困户不断增加。”在村党支部书记军青看来,如何在推动产业发展的同时又保护生态环境,是摆在草原牧民面前的一道现实命题。

  为破解这道难题,村两委班子成员在没有可借鉴成功经验的实践中,大胆创新、积极探索,开始了以“统一轮牧、统一配种、统一育肥、统一加工、统一销售,分群养殖的生态畜牧业建设试点。

  “2011年,合作社开始进行科学养殖,简单地说,就是推进草畜平衡,合理配置草地资源。”提起这个模式的“关键点”,天峻县畜牧水利局副局长罗知尖参告诉记者,经过学习,合作社结合生态畜牧业建设,加快转变畜牧业发展方式,优化生产布局和畜群结构,按照草地资源与生态监测技术规程和有关行业标准,对冬春季、秋季、夏季草场进行科学调整,对其放牧制度进行优化,坚持以草定畜。

  “冬春草场划分25个轮牧小区,每个小区划分3个轮牧单元,放牧天数为205天;秋季草场划分31个轮牧小区,放牧天数为90天,年轮牧两次;夏季草场划分31个轮牧小区,放牧天数为70天,根据季节变换,对入股牲畜、草场进行整合和划分。同时严格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依法推进禁牧休牧、草畜平衡和基本草原保护力度,有效提高草地资源科学利用水平。”作为合作社的理事长,对于科学放牧,军青心里一门清。

  今年38岁的扎西当周是合作社的放牧员之一。虽说是地地道道的牧民,但在加入合作社之前,对于放牧,他似乎并没有考虑过草畜平衡的问题。所以,当他第一次听到减畜的概念时,心里也有些怀疑。

  “以前,0.27公顷草场饲养一只羊,合作社却要求0.53公顷饲养一只羊。”虽然当时不能理解,但后来,他渐渐发现,情况似乎跟想象中的并不一样。现在虽然羊的数量减少了,但草场好,羊长得好。原来一只羊羔,能有12公斤肉,现在能长到20公斤。这么一算,划得来!”

  当变化真实地发生时,扎西当周尝到了草畜平衡的甜头。不仅严格按照要求放牧,还更加注重草场的保护,几年下来,年年都被评为优秀放牧员。

  “经过检测,现在,全村亩均草场产草量增产15至20公斤,植被覆盖率提高5%以上。这既为村里做大做强畜牧业打下了基础,也为改善生态环境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罗知尖参说。

  的确,从当初生态保护和产业发展陷入两难,到如今实现双赢,梅陇村摸索出了一条正确的可持续的路子。正如当初带头加入合作社的老党员文昌当周所感慨的那样,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总书记这句话说得真好!

  提起今后的发展,军青说:“下一步,我们将在村党支部的引领下,充分发挥党员和致富能手在推动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上的积极作用,一方面打好自己的品牌,另一方面做好精细加工,通过推动生态畜牧业进一步发展,实现梅陇村的乡村振兴!”(张启龙 苏烽)

提示:您已离开正文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