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时评 详情

千里湖山收笔底 一河碧水涌毫端

2018-11-12 10:34 来源:海南报 作者:王贵如 编辑:索南扎西

微信图片_20181105105732.jpg

       贵德县文联面向全国公开征集楹联作品,既是一项大胆的富有创意的实践,也是利用传统文体宣传贵德的一个不错的尝试。尽管在开始的时候不免有人怀疑,这样做行吗?外地人知道和了解贵德吗?他们欣赏贵德的山水人文吗?如此大范围、规模化的楹联征集,究竟能走多远?事实很快打消了人们的疑虑。广大楹联作者踊跃应征的行动,给了贵德县文联的同志以意想不到的欣喜。短短二个月时间,2000多件应征作品从全国各地纷纷涌来。作品的数量之多,总体质量之佳,完全超出了事前的预料。作者中,既有诗坛耆宿、楹联高手,也有文学新人、诗词爱好者。地域上,则几乎囊括了全国的各个省区。这样的葳蕤气象,为以往征文活动所罕见。

  说这一活动富有创意,乃是因为,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枝绚丽的花朵,对联的优长是显而易见的。它体制短小,只有寥寥数语,但却文情并茂,以少胜多,如同诗之绝句,词之小令,最能凸显汉语的灵慧和精妙。无论是咏物言志,还是写景抒情,都有很强的概括能力和表现能力。以这种形式宣传贵德的景物风情,无疑是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

  中国历来有着为名胜古迹撰写、镌刻楹联的传统。这些名胜联多用于亭台楼榭、殿阁寺庙和名山大川。从这个意义上讲,贵德县的做法,其实也是对传统的一种继承。它使楹联这一古老的文体,又以一种新的方式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可以设想,这些楹联一旦镌刻或悬挂于各个景点,必然能为贵德的山水增色,为景点添彩,发挥画册、文章等不能替代的作用。身临其境的游客,可以对景赏联;卧游书斋的读者,也不妨读联思景,想象贵德的美丽和美好,并从中获得思想的启迪、精神的愉悦和艺术的享受。

  青海的旅游景点,自然景观居多。据我观察,不少景区的自然风光令人倾倒,美中不足的一点是,它们只停留于对自然之美的展示,而缺少对景区内涵更为深入、细致的挖掘。杭州西湖之吸引人,不仅仅是靠了它“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山光水色,同时还有与其自然山水相互辉映的人文景观,其中也包括数量繁多、分布广泛的楹联。这就说明,主打自然风景游的景区,同样需要人文意象的装点和陪衬。而青海的景区中却绝少楹联,绝少对自然之美的解读、点化和升华,以致使人产生一览无余的遗憾,不能从中感受到更多的文化。贵德县文联开展的楹联征集活动,对促进文化与旅游的融合发展,可以说是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它将在一定程度上弥补青海景区存在的上述缺陷。《贵德楹联集》一书,就是此次楹联征集活动产生的一个硕果。该书有以下几个特点:首先是视野开阔,收录面广。所收楹联,与贵德的自然人文景观十分契合。举凡梨乡、黄河、玉皇阁、千姿湖、黄河奇石苑、文昌宫、丹霞地貌、松巴藏寨、汉唐古堡、中华福运轮、阿什贡七彩峰丛、县文化名人故居等均有题咏。其次是文采飞扬,文字比较准确。作为一种美好的文体,楹联有着悠久的历史。它发轫于五代十国,至明清两代最为兴盛。盛极一时的清代楹联,被学界誉为中国“古老文学传统末尾之处最灿烂的荣光。”直到现在,楹联不但没有失传,反而得到更大范围的普及。婚丧嫁娶、开学开业,常常都要用到楹联。一到春节,楹联更是铺天盖地而来。但恕我直言,铺天盖地的春联中,固然有好联,但其中相当一部分让人不敢恭维。它们要么是政治口号,缺乏文学意味;要么是内容上陈陈相因,充满了俗不可耐的陈词滥调;要么是不讲平仄对仗,完全失去了楹联创作应有的基本规范。《贵德楹联集》一书,却让我对楹联写作现状刮目相看。书中收录的楹联,不能说每一副都很精彩。由于一些楹联作者没有到过贵德,他们对贵德的了解,完全依赖于网络资料,因而缺乏对贵德山水人文更为全面的了解、更为深刻的认识和更为真切的体验,其作品难免给人以浮泛、空疏、隔膜之感。但可以肯定的是,书中的大多数作品,都具有丰富的思想蕴涵,具有诗意的美感和文学的韵味。它们有的气势恢宏,有的婉约纤巧,有的含蓄蕴藉,有的晓畅明达,有的像动人的诗篇,有的似优美的山水画,有的如醉人的美酒,有的则是洗心的清泉。欣赏这样的作品,让人得到的是一种亲切、安稳而又温暖的阅读愉悦和审美体验。

  如前所述,这些作品,是从2000多件应征作品中遴选出来的。笔者有幸参与了应征作品的评选,对于评选工作的认真、细致和公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是初评还是复评,都经历了一个再三斟酌、反复比较的过程。复评之后,又不厌其烦地来了一次回头看,生怕评判有失公允,生怕会有遗珠之憾。对个别病联或有瑕疵的楹联,还做了必要的修改。作品的取舍,完全以其思想、艺术作为衡量标准,没有时下一些作品评选中令人腻味的圈子化,没有人情世故的掺和与搅扰。应该说,这是本书质量得以保证的一个重要原因。

  再次是图文并茂,生动形象。书中配有大量与楹联内容或主题相关联的绘画作品。那是王文中先生精心创作的水墨丹青。在视觉图像力量空前强大的读图时代,这既适应了大众阅读倾向的变化,也有利于以更为艺术、更为直观的呈现方式,吸引读者的关注。长联一页置一副,短联一页二至三副,行格疏朗,美观大方。竖排,宣纸印刷,穿线装订,也于盎然古意中散发出别致而又超然的风采。看得出来,编者和出版者在书的装帧设计上的确是动了一番心思,下了一番功夫的。

  书出版了,自然可喜可贺,但我希望,此次征联活动,不要因出书而画上句号。这些楹联,还应该从书本里走出来,走入贵德的园林名胜、公共建筑,走进更为广阔的天地,发挥它们更大的效益,产生更为广泛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