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文学 详情

那一年,那一天

2018-12-24 10:21 来源:海南报 作者:孔占伟 编辑:索南扎西

QQ图片20181211152634.jpg

日子是黄金,在生活的深处熠熠生辉。
           ——题记

  那一天,当我在保险公司柜台上接过储存到期了的“子女备用金”时,爱人要将20年来的每一笔的储存记录逐一拍照,带回去留做纪念,看到她脸上复杂的表情,我猛然间泪水充盈,随手拿过在我们一家人手中紧握了整整20年的那个小红皮本时,我哽咽了……

  这是一个见证我的家境从贫寒到充裕的记录本,这是一个当今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变化的家庭资料,这是一个父母亲爱心传递的心灵轨迹,这是一个家庭勤俭简朴20年的温馨记忆!
  1993年12月3日,我的女儿呱呱坠地,女儿的诞生给我们全家增添了无限的欢乐和喜悦,按照家祖的辈分我给她取名孔顺茜,“顺”是辈分排行,“茜”是名字,因为“茜”在外国女子的名字中出现较多,读xi,意为优雅的、浪漫的女子,在中文中大多读qian,寓意为清雅之气,智勇双全,一帆风顺的意思。为了茜茜长大后的长远考虑,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悉心照料的同时,就设计谋划着她的美好未来。

  跟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我们把唯一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全部寄托,虽然当时的家庭日常生活处境十分窘迫,但还是每月按时挤出30元作为“子女备用金”储存在保险公司,作为预防孩子未来生活的投保,每月必须按时缴纳,绝对不能拖延,期限20年,到期可以领取一万五千六百多元(这在当时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是一个特别可观的收益)。数字诱人,手头拮据,这个选择的矛盾自然会影响到了家庭的柴米油盐。今天看来,那时候我身边的同事和朋友似乎都是一样的,大家的生活水平基本在一个起跑线上,不相上下。对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讲,我和爱人双方的家境都比较贫寒,父母们曾在过去的年月里为了生存吃尽了苦头,在十年九旱的山坳里有着说不完的心酸,面朝黄土背朝天,用瘦弱的身躯和长满老茧的双手在贫瘠的土地上劳作,身上脱掉一层又一层的皮也换不来一年的风调雨顺,在这样举步维艰的困境中既要养家糊口,还要供给我们上大学。可想而知,这要付出多少汗水和心血!到了参加工作时候,也该减轻家里人的负担了。对于我们来说一切才刚刚起步,左肩上是责任,右肩上依然是责任!孝敬父母,照顾孩子,努力工作,勤俭持家一样都不能少,一样都不敢怠慢啊!工资低,生活水平也不高,每个月存储那个30元的“子备金”必须得咬咬牙再咬咬牙,我们俩口子的月工资总额不足四百元,要还账,要生活,要给乡下的父母一点补贴,还要自己添置一点必备的家常用品,这期间也纠结了好几次,甚至有一次竞想着退出这笔投保,用三、四年时间已经存储了一千余元钱来补贴捉襟见肘的家庭开支,但我们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为了啥?当时想的还是为了孩子今后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九十年代后期,一切都发生着变化,而且是翻天覆地的。

  伴随着党和国家改革开放利好政策的逐项落实,在接下来的四、五年时间里,我们的工资开始逐年调高,用时髦的话说就是工资不断翻番,家庭的收入增多了,我们给女儿的“子备金”再也不用每月重复储存一次。渐渐地一次存一个季度或者半年的,后来干脆一次存一年甚至几年的。改革开放的社会促使人们的思想观念迅速适应时代的变迁,城乡二元结构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革,生活每天在变,而且开始向更加富裕的方向加速,家境条件在不断地改善,我们举家从大山深处搬迁至黄河岸边,温润的气候,肥沃的土地促使思想观念不断地适应社会的变化,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相继落实,乡亲们大家享受着退耕还林、耕地补助、医疗保险、老年补助、危房改造等等政策,家乡父老的生活同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连做梦也没想到他们60岁以后还能领到老年补贴,生病住院还能报销医药费。村庄里道路硬化了,干净的自来水通到了每家每户,广场、路灯、健身器材每一样跟普通的城镇几乎没有差别,生活滋润了,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了。在机关工作的我们也同样享受着各项改革的红利,值得一提的首先是房改,再到后来的集资建房,大伙从棚户区到楼房,从十几平米的平房到一百多平米的楼房,我家还最早住到了当时恰卜恰数量不多的单元楼,窗明几净,温暖舒适的住宿条件使我们感到无比的欢欣鼓舞。孩子长大开始上学了,我也从县直机关调到州上重要部门工作,而且还得到了提拔重用。在各级学校老师们的循循善诱和精心培养下,女儿的学习成绩不断进步,顺利考上了心仪的大学,以优异的成绩完成本科四年的学业,已考取了正式工作。如今,农村老家的温饱早已不成问题,生产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种地劳动再也不要人扛马拉,全部实现了机械化、现代化。生活水平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家用电器一应俱全,绝大部分家庭还购置了轿车,以往家乡父老们在传说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早已成为过去的歌谣,每年种地和打工的收入也比较可观,按照现行的收入标准已经实现了小康。我的小家庭也一样,不仅在恰卜恰有房子,还在省城西宁购买了电梯房,当然也拥有了私家车,便捷舒适的生活条件和出行方式,大大激发了生活情趣。在文朋诗友的帮助和个人的努力下,工作之余勤奋学习,多年来坚守文学阵地,笔耕不辍,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上发表了大量的反映地域特色以及本人成长、经历、思索有关的诗歌作品,青海人民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宁波出版社等先后先后出版了《岸上的水》《家书》《寂寞的风向》等四部诗集,赢得了省内外文学界的一致好评。

  面对当下满满的幸福,我不时回想起曾经年月里的艰辛和坎坷,从二十多年前每一年储存360元的精打细算,到今天全家每月两万多元的收入,面对在我们家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中颠簸起伏了的那个小小的红皮本子,细看那一行行密密麻麻勉强存储了我们日常的精打细算,想想为孩子在二十年后能拿到一万多元积蓄,为人父母的我们在日常的勤劳执著,我浮想联翩,思绪万千,感恩之情油然而生!生活富裕了,日子滋润了,女儿也有正式工作了,可惜为我们操劳了一生的亲爱的妈妈走了,岳父岳母也相继离开了人世,父辈们在那个特殊的时年代和艰辛的岁月里,给我们储存了人生的力量,生活的信仰和做人的品行。从“子备金”的储存中,我深深领悟到了,天下可怜的父母不论给子女储存什么,它是一种责任的寄托,一种爱的延续,一种感恩的表达!

  我深知,今天的美好生活是我生命中遇到了好的父母、好的家庭,在工作的单位上遇到了好的领导、好的同事,但我更加深深的明白我们大家遇上了好的社会、好的时代!

  我坚信,人的一生需要用心去经营,用信仰去坚守。哲学家萨特说过,世界上有两种东西亘古不变,一个是高悬在我们头顶上的日月星辰,一个是深藏在每个人心底的高贵信仰!在这个美好的新时代,我们一定会用幸福生活托起永恒的信仰,这个信仰在每一年,每一天相伴吉祥,照耀人生,滋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