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海南 详情

【网络祝年】年俗记忆(二)《二十四,扫房子》

2019-02-02 18:38 作者:邱元胜 编辑:索南扎西

1154105793101443.jpg

    过完了“小年”,送走了灶王爷,父母亲就真正成了“一家之主”,带领一家人“忙年”了。
    每年从农历腊月二十三日起到除夕止,民间把这段时间叫做“迎春日”。腊月二十三过完小年,举行过灶祭仪式后,过年的实质性准备开始了。  
    腊月二十四的“扫尘日”,就是关键性的第一步。扫尘又称除尘、除残、掸尘、打埃尘等。这一年俗起源于古代人民驱除病疫的一种宗教仪式,说明古代的先民们老早就发现“打扫卫生”的重大意义,用“年俗”的方式固定下来,就成了必须做的一件事了。
    腊月二十四这天,全家人起个大早。母亲去厨房烧早饭,父亲带领我们几个孩子收拾家里的东西。墙上挂的,柜上摆的,炕上铺的,统统取下搬到院子里。有些搬不动而需要遮盖的,就拿破麻袋等物盖住。
    吃过“馍馍茶”的简单早饭,父亲把一条麻袋的一角从外往里折进去,形成了一个“雨披”。他把那麻袋雨披顶在头上,脸上蒙一条头巾从脖颈后系牢,只露出双眼,再找一段绳系在腰间。这样的装束看起来有些恐怖,目的就是把自己包装如此严实一点,手握一把“栽把扫帚”进屋,从房顶开始打扫起。
    这就是庄稼人一年一度的,最彻底的一次大扫除,也是准备过年的一项重要工作演变成的重要习俗,腊月二十四的“扫房子”。
    扫尘,不是简单的打扫卫生,而是年终的彻底的一次大扫除。过去的青海,风沙大,气候干燥,房子里灰尘太多,必须使用大“栽把扫帚”。而南方人用的“鸡毛掸子”根本派不上用场。因此,北方人说“扫房子”,南方人叫“掸尘”。
    “栽把扫帚”,青海民间的一种特有清扫工具。就是在大“扫帚”上安装一支把柄,故名“栽把扫帚”。具体制作过程还是比较复杂的,简单点的,把晒干去皮的芨芨草扎成一束,根部安装一支一米五左右的木棍把柄即可,用于清扫大面积场所。
    这种工具,现在的环卫工人仍然在普遍使用。农村秋收打碾,栽把扫帚也是必不可少的农具。
    春节前扫尘,是农村庄稼人传统习惯。平日里的卫生清扫,大多是母亲和孩子们做的。而这次大扫除,由父亲亲自动手,足以说明其重要性。
      腊月二十四这天的清扫,说是“扫房子”,其实并不是只打扫房子。包括室外屋内,房前屋后,茅坑畜舍,草堆柴禾垛,连门前的肥料堆也得整理整理。还包括浆洗被子、衣服。擦拭餐具、摆件等等。
    把整个家都进行彻底地打扫后,干干净净地迎接新年。
    父亲在房子里面打扫,难度大一些的就是屋顶。因为青海农村的房屋建造构成是这样的:立柱顶着房梁,梁担着檩条,檩条上面摆放着椽子,椽子上面放“榻子”,相当于后来盖房子使用的竹帘子。再上面铺长麦草,然后抹上草泥,最后盖上半尺厚的土,再抹上五至十公分的草泥,这就是外屋顶。外屋顶每年雨季来之前还要抹一次草泥,这个叫“上房泥”。
    扫房子,扫顶棚难度最大,是因为最顶的“榻子”就是把木棒劈成柴禾状,然后摆上去的。农村人家房屋里,冬天取暖用“火盆”,屋里地面是泥土的,经过一年的“烟熏火燎”,“尘土飞扬”,榻子又不光滑,所有的尘埃在榻子上落定。尘土积累多了,就往下掉,形成丝线状,农村人叫“吊吊灰”。有时候不小心,吃饭喝水的时候,会发生灰尘落到碗里的事情。
    庄稼人平日里全身心投入到庄稼活里,没有精力去过问这些灰尘。只是偶尔简单地局部清扫一下。
    父亲就拿一把用秃了的“老栽把”顺着榻子扫。从院子里看,屋里尘土弥漫。尘土从门窗飘扬而出,整个庄廓都被尘土笼罩。不一会儿,尘埃落定,好像下了一场黑色的“雪”一样。而屋顶的“榻子”恢复了白净的“本来面目”,看上去使人赏心悦目。
    浆洗,是母亲的活儿,她烧一大锅开水,主要是拆洗被褥。
    我们几个孩子也没闲着,第一项工作就是抖毡。
    过去农村人土炕上铺的是羊毛毡,只有“七老八十”的爷爷奶奶才用褥子。
    毛毡有绵羊毛和山羊毛的两种,农业区养殖的山羊居多,因此,大部分人家都是山羊毛制成的毛毡。这种毛毡结实,经久耐用,但是很粗糙。如果是新毡,扎得根本没法在上面睡。什么叫“如坐针毡”,那山羊毛毡基本堪称 。现在想起来,不知道我是怎样在那毡上睡大的。
    一年下来毡里面尘土都渗透了,我们把毡搭在一条绳子上或矮墙头,然后找一条树枝或细木棍抽打毡面,至到没有了尘土为止。
    第二项工作就是擦拭那些平时摆放在面柜,钱桌上的物件,其实也没有几件。
    第三项,就是打扫茅坑,畜舍,整理柴禾垛和粪堆,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活。
    父亲扫房子,那些尘土从门窗冒出,和我们“透”毡的尘土合二为一,飘出家园。一年来,家里的一些污垢,被腊月二十四“扫房子”习俗赶了出去。
    父亲扫完了堂屋,工作基本完成了一半,剩下的平时没人住的房屋、厨房、角房储物间就简单了。清扫完,我们进屋把犄角旮旯里的尘土全部清扫出来,然后洒上水,顿时,家里就有一种清新的感觉。
    大约吃过中午饭,扫房子就基本完成了,屋里窗明几净,干净整洁,就像搬进新家一样。
    母亲把浆洗过的被褥缝起来,晾晒在那条绳子上,我们几个小孩最爱玩的游戏是从被褥底下穿来穿去,这种游戏一年也就玩一次 。
    父亲拿着铁锨,把庄廓前后左右,还有门前的道路整理好,打扫一下。母亲把被褥收进去,把炕铺好,腊月二十四的扫房子活动宣告结束。
    “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的风俗由来已久,据说是早在尧舜时期的春节就有扫尘的风俗。
    民间把“尘”引申为“陈”,扫尘有“除陈布新”的寓意,把穷、苦、霉、病、灾等等种种不祥统统扫出门,对将来的日子寄托美好的愿望。
    扫尘日,农村有些精明的人,还会把所有的劳动工具,都会擦拭一遍,甚至把马牛驴等牲口的身体用专用刷刷一次。
    传说:古时候,人的身上都附有一个三尸神,他像影子一样,跟随着人的行踪,形影不离。据说,三尸神为“上尸名彭倨,在人头中;中尸名彭质,在人腹中;下尸名彭矫,在人足中。”又说每逢庚申那天,他们便上天去向天帝陈说人的罪恶。但只要人们在这天晚上通宵不眠,便可避免,叫做“守庚申”。
    三尸神是个喜欢阿谀奉承、爱搬弄是非的家伙,它经常在玉帝面前造谣生事,把人间描述得丑陋不堪。久而久之,在玉皇大帝的印象中,人间简直是个充满罪恶的肮脏。
    一次,三尸神密报,诬陷人间诅咒天帝,想谋反天庭。玉皇大帝大怒,降旨迅速察明人间犯乱之事,凡怨忿诸神、亵读神灵的人家,将其罪行书于屋檐下,再让蜘蛛张网遮掩以作记号。玉皇太帝又命王灵官于除夕之夜下界,凡遇作有记号的人家,满门斩杀,一个不留。
    三尸神见此计即将得逞,乘隙飞下凡界,不管青红皂白,恶狠狠地在每户人家的屋檐墙角做上记号,好让王灵宫来个斩尽杀绝。
    正当三尸神在作恶时,灶君发觉了他的行踪,急忙找来各家灶王爷商量对策。大家集思广益,想出了一个办法,腊月二十三日送灶之日起,到除夕接灶前,每户人家必须把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哪户不清洁,灶王爷就拒不进宅。大家遵照灶王爷升天前的嘱咐,清扫尘土,掸去蛛网,擦净门窗,把自家的宅院打扫得焕然一新。
    王灵官除夕奉旨下界查看时,发现家家户户窗明几净,灯火辉煌,人们团聚欢乐,人间美好无比。王灵官找不到表明劣迹的记号,便赶回天上,将人间祥和安乐、祈求新年如意的情况禀告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听后大为震动,降旨拘押三尸神,下令掌嘴三百,永拘天牢。
    这次人间劫难多亏灶神搭救,才得幸免。为此,灶王爷就成了一家之主。人们扫尘时,特别注意扫掉蜘蛛网和“吊吊灰”,因为,那就是三尸神作的记号。
    扫尘日大扫除,一定要翻箱倒柜的仔细打扫不留死角。还要注意家什轻拿轻放,因为,古代人相信万物有灵论,以为家中的刀、井、灶各种物件都有神明主司。诸神从这一日起回天述职不理人间事物,家里的器皿失去神的保护,很容易破损。打扫完毕,过去用撒盐巴的方式消毒。
    扫尘日,家人不能争吵,这样,过年的准备工作就会更加有意义,有趣味。
    民间传说,从腊月二十四这天起,家里的都神明归天庭“汇报工作”去了,人间只有一些值日神及地主等小神看顾秩序。这些神明上天之后,须等到第二年的初四晚,方才回凡人间。因此,不必忌讳什么,也不用怕冲犯家中神明。
    从这一天开始,亲友之间也有互相请客、互相送年糕和礼篮等礼物,称为“送年”。
每逢春节来临,家家户户都要打扫环境,清洗各种器具,拆洗被褥窗帘,洒扫六闾庭院,掸拂尘垢蛛网,疏浚明渠暗沟。华夏大地大江南北,到处洋溢着轰轰烈烈搞卫生、干干净净迎新春的气氛。
    (作者系青海省、海南州作家协会会员,书画家协会会员,摄影家协会会员,海南报签约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