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文学 详情

三杯两盏淡酒

2019-03-04 17:36 来源:海南报 作者:段成芮 编辑:索南扎西

QQ图片20190218090155.jpg

       年味儿向来是北方浓。流溢在大街小巷悬挂着的春联灯笼上;流溢在孩子口袋里大把的糖果和灿烂的烟火里。
  春节,是家人团聚诉说酸甜苦辣,是走亲访友联络多年感情。而我们青海的春节,不得不提的,却是热闹非凡的酒文化。嗜酒的男性总是以“醉了几场”来衡量过年的质量,好像是在青稞佳酿里一决高下。酒桌上的人,细细观察,有趣又滑稽。管它是清香型的绵柔醇厚,还是酱香型的醇香馥郁,皆是一醉为快。
  白酒,乃粮之精华,小酌本有益于健康,活血化瘀,温经散寒,可这酒桌之人往往贪杯,最后是醉得一塌糊涂,洋相百出。因父亲性嗜酒,所以对酒桌文化略有研究,也看多了酒桌故事,有的让人捧腹大笑,有的让人久久难忘,有的让人眼含热泪……这么说来,酒,在很大程度上确实推动了生活和日子朝着有滋有味的方向发展。
  过年时节,家中有客,已完全不会在乎客人吃好了嘛,只关心今天您喝高兴了嘛,便会直接请出主角,接下来就开始他们漫长的声嘶力竭的表演喽,客官,您可瞧好了,这划拳才真正开启了酒文化的大门。拳还未出展,喊拳声却早已劈天盖地的传进耳朵里,这时候我觉得过年的气氛才会逐渐达到高潮,其实,最浓郁的年味儿是在父亲和客人的划拳声中渐渐传递。
  推杯换盏伊始,大家都是清醒的,划拳有模样,喝酒靠自觉,没有抵赖没有胡言乱语,酒桌依然呈现出一派和谐。男人们极其擅长划大拳,啥是所谓的大拳,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只觉得划大拳是一门技术活儿和气力活儿,不仅手要狠劲儿的强凹各种造型嘴里也要立马喊出一些很有趣的话。在我看来,毫无规则,可是规律大概是自在人心吧,划拳的人们心照不宣的判心照不宣的判断着输赢,我们只管看热闹。
  曾认真的观察过父亲划拳,可太费力气了吧,手掌极其有力度的送出去的同时连带着胳膊上的肌肉都鼓起来了,我一直认为第二天胳膊会很痛,并且那种痛应该绝不亚于扛麻袋,就不能温柔的划拳嘛?大概是他们觉得不管自己拳输还是赢,首先气势上绝对不能输吧。男人之间暗暗的较量,大概很多时候都体现在酒桌上。
  饮酒饮三成,聚会的气氛已经起来了,话也多了,玩笑也开了,人也活泛起来了。对于酒量大一点的人来说,这才是润了润嗓子,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表演。
  饮酒饮五成,我认为是最好的状态。人处于醉不醉的临界点,是最热闹的样子。一展歌喉开始了,群魔乱舞也开始了,真正将聚会气氛推动到了高潮。这时候人的状态往往是泛红的脸色,微眯的双眼,脚下灵动的舞步,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可惜,接下来的贪杯破坏了之前一切的热闹。
  饮酒饮十成,一步步在朝着最糟糕的状态发展。抵赖的开始了,胡言乱语的开始了,拌嘴的开始了,不胜酒力呕吐的也开始了,你推我搡的开始了,左摇右摆的也开始了……在等会,便会杯盘狼藉,洋相百出。被酒精完全控制住的醉汉们,活生生一个滑稽的跳梁小丑,这时候真的是清醒的人最荒唐,应付醉汉是最头痛的事情。
  父亲年轻时,酒量还不错,一斤六两轻松打住,喝醉后还能从院墙上翻进家里,可是,现在就不行了,一斤不到点儿就已经醉的一塌糊涂了,坐着的人慢慢的支撑不住自己便卧倒在沙发上,一切的变化都是时间的印记。
  从父亲的酒杯里看人生大戏,也仿佛看到了父亲的一生,不知怎的,当父亲越来越不胜酒力的时候,内心竟突然有些慌,我不知道该去责怪时间的无情还是飞快,只希望时光能再慢一点,父亲一直能嚣张的划拳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