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海南 详情

【网络祝年】年俗记忆(三)《二十五,糊窗户》

2019-02-02 18:40 作者:邱元胜 编辑:索南扎西

1154105793101443.jpg

     岁末,辛苦了一年的人们终于有了几天闲暇时间,当然也有了一些积蓄。丰衣足食了,就要“奢华”一把,于是,隆重地操办起“过年”的大事来了。这种心态下,一些特殊的年俗就出现了。
     民间称:“二十五糊窗户”。
    人们翘首期盼着腊尽春回,度过了漫长的冬天,即将进入到新的一年。“一元复始”的春节就要来临。
    腊月二十四扫尘,把家里家外收拾得干干净净,二十五就该糊窗户了。如今,农村的窗户都换成了玻璃,是不用糊的,但是,人们还是对窗花有着特殊的感情。
    记忆中,腊月二十五这一天,母亲就会展示她的绝活,“绞鞋样”剪窗花。她是村里“剪窗花”高手。
    母亲剪窗花时,我就凑过去看。有时候她还教我剪窗花的技巧,不过,只是说给我听,让我看,却不许我动手。那个时候,红纸特别的“金贵”,母亲剪好窗花,一些碎纸就被扔进垃圾堆。我趁机拿那些碎纸跃跃欲试,在窗户上比划的母亲发现后责怪道:“娃娃们,不能乱动剪刀”。
    那个时候,特别是“年头节下”禁忌很多。小孩子不能摸刀、斧、剪等利器,也忌讳从利器上跨过去。
    俗话说“会者不难,难者不会”。母亲把一张红纸折叠几下,再用剪刀剪掉几个凸出的角,然后打开纸,许多奇异的图案就出现了。
    清扫过的窗户上先得粘贴上一张大白纸,这就是传说中的“窗户纸”,然后贴上窗花。
    过去的农家窗户是木制的,几十条小木板横竖套装组合成的,只有一整扇,多从上下开启,窗户顶部连接在窗框上,开窗户时从底下往外拉起,然后用一根木棍支撑住,或用一只挂钩挂在屋檐下。
    那时候的门窗都不上漆,拿现在的时髦来说,都是“原色”。糊窗户一年也就糊一次,后来窗户纸破了,就挂一块布,算是窗帘吧。
    腊月二十五,窗户上糊上专门的“窗户纸”,这种纸与宣纸的性能有些近似,有一定的弹性。窗户纸糊在里面,再贴上母亲的窗花,家里马上就有了一种过年的气氛。特别是夜晚,家里点燃煤油灯,从院子里看那些窗花非常醒目。白天看,白白的窗户纸映衬大红的窗花,格外的喜庆。
    长大以后,我对剪纸也有些兴趣,买来专门的书籍学过。剪纸和农村的剪窗花是两码事,剪纸其实就是“刻”纸,不用剪刀,而是用刻刀。民间意义上的剪纸,关键环节在折纸上。可是,我一直没学会折纸的方法。
 关于腊月二十五,还有“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的说法。
    豆腐这种食品,对过去的青海人来说,是可有可无的。而且有人还是诋毁的,俗语说“馕棒吃豆腐”,馕棒,是愚蠢之意。
    另外,腊月二十五传统风俗还有三项:
    一,接玉皇
 旧俗认为,灶神上天后,天帝玉皇于农历腊月二十五日亲自下界查察人间善恶,并决定来年祸福,所以家家祭之以祈福,称为“接玉皇”。这一天起居、言语都要谨慎,争取好表现,以博取玉皇欢心,降福来年。看来,玉皇大帝是一位作风扎实,能体恤民情的好“皇帝”。
    二,赶乱岁
  赶乱岁者,腊月二十三送走灶神等诸家神上天,至到除夕、大年初二或初四才迎回。这个其间人间无神管辖,处于“无政府”状态。所以,凡事都无禁忌,如:民间趁机嫁娶,被称为“赶乱婚”。其实,所谓的“乱岁”是民众为自己设计的,调节社会生活的特定时段。
 三,冻冰块
    内地许多地方腊月二十五这天有一个“照田蚕”,也叫“烧田蚕”、“烧田财”的习俗。将绑缚火炬的长竿立在田野中,用火焰来占卜新年,火焰旺则预兆来年丰收。
    青海人占卜来年庄稼是否丰收,则用冰块,方法是腊八前后,取来一大块冰,没有河流的地方,用水桶冻一块冰,放在门口的粪堆上或庄稼地里,腊月二十五去查看。由于风吹日晒,那块冰上出现许多坑坑洼洼的空洞,依照冰块上的窟窿眼的大小多少,预测来年种植什么作物。
    过去的人们很重视这种“预测”,记得小时候每到此时,我的“无神论”爷爷亲子查看冰块的状况,并指导来年的农事。
    (作者系青海省、海南州作家协会会员,书画家协会会员,摄影家协会会员,海南报签约作家)